Author X Sanser

【无cp向】荆棘之花2(标题什么的,有就够了……)

http://authorxsanser.lofter.com/post/1f94fb7c_ee992025

【狂欢】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因为后路被断而显得如此狼狈。】



火箭突刺的嗡鸣声响彻庄园。


沿途的乌鸦不满地从睡梦中腾飞而起,继而怠慢地为屠夫指引人类的行踪。偶有一两只看着克利切狂奔的背影还冲着裘克嘲讽地拖长了音调。


“劳模,晚好!”其中一只见到裘克魁梧的身躯挡住了庄园幽微的光线,也只是稍稍挪窝。


“那个人类呢?”裘克的脸隐匿在黑暗里,被火光照亮的身躯显得又些刺眼。乌鸦眯了眯眼,仔细分辨出它的面具,笑道:“我可没看见什么人类,裘克劳模。”

裘克转身离去了,一瘸一拐的步子在干燥的地面上捶打出规律的步调。真是神奇的动物,我曾经怎么没有注意到这种动物呢?在庄园外抓几只向马戏团出售也好啊。裘克并没有对乌鸦的无礼感到不快,相反这些乌鸦的表现使它震惊。

【无cp向】荆棘玫瑰(屎味标题 杰克 x裘克 嗯?当然是三个人啦

梗概好习惯:一个皮皇带着两个监管者溜vip监管同事的故事


关于设定:
克利切是画家的那个皮肤
整个世界的规则是由荆棘体现的
乌鸦的设定变得很有趣
这里面没有任何cp,没有车.结局有刀和糖自行选择
全程搞笑风(也许?)注意避雷
对了,除了克利切其他人一概没有性别,别问我为什么,我很烦强行男男cp之类的yy


【一】
“什么是原罪?”
“你的存在就是错误。”
“说人话。”
“一个没有坏人的悲剧吧。”答曰。



粘稠的暗红色血液在绿师周围的草地上留下了一片失去生机的印记。口中嘟囔着什么遗言也不再为人所知,视野中只剩痛苦的泪水模糊了逐渐逼近的恐惧。此刻绿师的耳畔只有尖酸刻薄的笑声回荡在脑海,以及挥之不去的笑面下暴戾和嗜血的目光。
然而机械的脚步却在咫尺间停顿。
裘克将火箭上的血迹在草地上蹭了蹭,进而娴熟地迈开残缺的腿离开了。它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结束绿师的性命,面具下的双眼谨慎地眯细望向远处的某个角落。这诡异的举动令绿师无法洞悉它的想法,但却重新膨胀起了生存的欲望,他潜伏在被袭击的地方,向最后的队友发出信息提供位置。
“克利切!救我!我还没被屠夫挂呢!”
“我这就来,坚持住!”对方很快给予回复,然后疯狂爆机,勾引屠夫转移注意力,绿师冷笑一声,屠夫已经二阶,只要不失误克利切就死定了,难怪是没读过书,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却空有一身正义的蠢货。


“我先走了!”
这么不耿直的吗?克利切只觉得好笑,有时候太把自己当回事的家伙,处事作风间都流露出局促和龌龊。但眼下不容他拒绝,裘克已经拉锯接近到危险距离以内,闪躲不及的克利切只好迅速就墙试图诱骗屠夫一刀。但似乎没能如愿,裘克的火箭蓄力一发,还是划伤了克利切的腿,克利切利用空隙迅速转点,将屠夫引向无敌点。“怎么这么菜?这么快就受伤了?”绿师暗忖时间紧迫,但也抓住时机拼命修机。
“喂——”
而这时绿师似乎听到一声吆喝,却由于专注于修机和紧张未能及时反应。当有什么东西从身后猛然奔过时,绿师才惊出一身冷汗:克利切吗那是?他跑过来却不和我一起修机,是不是……
阴影笼罩的空气里,扭曲着绿师最后的惧意。

  



【2】

  庄园的夜晚寂静得透出一丝寒意。

  裘克把火箭往草丛里随意一甩便头也不回地前往自己隐藏的地下室。跑了一个。最多也就一个了。他有些懊恼也有些自豪地想着,掀开了遮挡地下室入口的巨幕。但意外的事地下室的大门竟早已被打开,从中弥漫出的烧烤香气疑似昨晚没吃完的烧鸡。裘克的神经立刻紧张起来,没有完全适应黑暗的双眼尽力睁大捕捉着房间内的蛛丝马迹。它迅速作出反应进入房间并关上唯一的门,再将灯丝拉亮试图来个瓮中捉鳖。狩猎者的惊人直觉告诉它猎物一定还在地下室附近。不过紧接着,裘克便听见一阵口哨声。

    

   “咔嗒”

   之后便是门从外面被反锁的声音。

  裘克暗骂一声,转身出拳打在门上。

   门是只能从外部锁住的,因为原本毫不担心哪个人发现,而现在当初的设计却显得尤其笨拙。裘克没有火箭,不能立即突破大门,只好用拳砸,幸亏门的材质不是太结实。裘克轰开一个通道,勉强钻了出去。

   克利切那张脸浮现在窗户后的视野中,在裘克看来简直像个猴子。阴郁的神情被滑稽强行掩盖着,口中呼喊着什么嘲讽的乱语。

  他转身就跑,失去了往日里戏耍对方的兴趣,行动中的目的性也显得更加明显。而裘克并不在意,它只是对克利切的徘徊感到厌恶和烦躁。

  

  每天都有新的人类来到这片庄园,或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或为了江山社稷,那些都与它没有关系。它在庄园的意义仅仅只是从人类的恐惧里收获外界无法得到的优越和满足,不用再迎合、不用再哭泣和被嘲弄,还可以拥有掌握他人生命的优越权利已经让它不会为了单调和枯燥的生命内容而焦虑。裘克心里一直很有b数,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自卑和孤独的,但从来没有怯懦和愚蠢。

   

  尽快解决掉,然后回去休息。

  它重新抡起了火箭,向通电门方向冲去。

  电机都已经开完了,除了屠夫的懊恼能让这些猴子开心以外,他们不会离开这里。

  裘克冷冷地举起火箭,眼中闪过一抹猩红。

  “那就开心一下吧。”